说说币圈项目乃至互联网项目都躲不过的羊毛党之殇

Connor 23 0

  前言

  在互联网世界,“羊毛党”可谓无处不在。所谓羊毛党,目前的解释是那些专门针对互联网公司的营销活动,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高额奖励的人。

  羊毛党虽然不是币圈的特有产物,但是不得不承认币圈的羊毛党已经自成体系,越来越向着组织化、专业化的方向发展。大多数币圈项目为了更好的完成冷启动,都会设计一个“早期红利效应”,在利益的诱惑下,每一个币圈项目初始阶段都少不了羊毛党的“忙前忙后”,可以说除了项目方之外最勤奋的就要数羊毛党了!

  但不得不说,羊毛党为了个人利益薅项目的羊毛不仅损害了平台的利益,也变相损害了平台用户的利益,甚至有些羊毛党已经榨干了平台的发展空间。

  互联网的羊毛党之殇

  网传的薅羊毛几大件:手机号,IP,批量操作软件,解码平台以及大量的银行卡。

  互联网大公司大项目周围,往往围着一群灰色产业从业者,他们是看不见的敌人,常常躲在暗处,伺机而动。

  早些时候,羊毛党主要活跃在电商平台,后来逐渐渗透到订餐、汽车、美容等各类生活、消费领域,大肆吸血互联网公司给新老用户的补贴。

  饿了么外卖、美团外卖甚至摩拜单车等曾经都是羊毛党光顾的地方,打车软件推出后,羊毛党们又转战打车领域,帮助司机疯狂刷单然后获取利益分成,打车补贴刷单的行话叫做“打针”,这是股海无涯听滴滴司机跟我讲的。

  这两年在互联网金融和区块链数字货币发展起来之后,羊毛党又大肆活跃于这两个领域,就拿支付宝去年年底的推广活动来说吧,根据网上流传的截图,有的支付宝用户在短时间内获取了137.8万元的红包,另据报导支付宝发现并处理的滥用短信账户有800个,大部分支付宝用户去年都接到过支付宝领红包的短信吧,那就是羊毛党的杰作(羊毛党冒充官方发给你的)。

  总之,哪里有羊毛可捞,哪里就少不了羊毛党忙碌的身影;只要有补贴之处,必有人在薅羊毛。

  有些平台为了数据漂亮,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羊毛党嚣张气焰。

  可以这样说,羊毛项目也是互联网项目门槛最低(近乎零成本),最稳的项目之一,有些人薅羊毛日赚几块几十块,但是有些专业薅羊毛的甚至月入几十万不是梦。

  机制漏洞的知币已经被羊毛党“撸到死”

  之前股海无涯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说知币的项目方其实很可怜,在机制设计漏洞的作用下,曾经的知币平台可谓是“满屏尽是羊毛党”。

  要知道在羊毛党眼中,不管什么项目都仅仅是“待薅的羊毛”而已,一旦羊毛到手,他们有强烈的套现欲望,联系到知币,在知币代币ZIB上交易所之后,“满屏尽是羊毛党”的知币显然扛不住海量的羊毛党抛盘。在此知币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知币如果不能筹集大量的资金吃下羊毛党的抛盘那就得向尚未解锁的羊毛党下杀手,在此况境下,我想大多数人会选择后者吧,没啥不可理解的。

  虽然可以说知币混到目前惨状的根本原因是项目方自己机制设计的愚蠢造成的,但是也可以说直接原因是羊毛党将漏洞百出的知币直接“撸到死”。

  火牛视频的羊毛党正在疯狂吸血

  再说到目前火爆的火牛视频,火牛视频的邀请奖励机制有一个bug就是邀请奖励太丰厚了,股海无涯记得早期的时候,新用户注册赠送100FB,邀请一个新用户一个100FB好像还没有上限,这疯狂的邀请制度可是羊毛党的最爱。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解码平台,有了这个解码平台,撸FB的数量与你得手速成正比,现在火牛上那些拥有高分红的玩家应该都是用的这个方法,原本应该分给真正用户的利益又倍羊毛党拿走了。

  火牛的这个邀请注册奖励是一个极大的败笔,吹嘘的600万用户,不知道真正的用户有没有60W?如果火牛有一天要是死了,羊毛党功不可没。

  币乎对待羊毛党的“骑虎难下”

  当然币乎也逃脱不了羊毛党,币乎的邀请奖励是有限的(最多20个人),所以想通过撸邀请薅羊毛是不太现实的,但是币乎的注册奖励和抢赞收益比较高,薅羊毛一般从多账号和机器人抢赞入手。

  币乎早先开始的时候注册奖励是送10万币,就算按3分钱的价格,价值也3000块,这羊毛简直太过丰厚!就算现在1.2万的号2分钱的价格也是240块,外加币乎的抢赞奖励丰厚,币乎得羊毛收益也十分可观,在币乎薅羊毛的惯用套路是注册小账号外加卖赞、抢赞等,一些专业币乎账号羊毛党一个月能提好几百万币(这个很多人通过以太坊浏览器跟踪过)。

  在股海无涯看来,面对羊毛党目前币乎官方也是“骑虎难下”,有些明摆着的是羊毛党文章依然活得很滋润。

  有人说币乎每天释放1230万币太多了,股海无涯告诉你这个不是大头,大头是邀请注册奖励平均每天要释放3000多万币,等两年后邀请注册奖励得这些币全流通了,估计币乎key得羊毛党抛盘压力能小不少。

  如何防止羊毛党

  现在看来羊毛党这个梗,想躲是没那么容易躲掉得,从机制设计层面抵制或者最大程度的限制羊毛党比较可行,如果机制设计忽略了羊毛党那后果是致命的。

  针对解码平台邀请奖励,作为互联网公司,在举办活动之前应该从专业的黑产情报公司获取手机黑号识别服务来抵制;或者直接像币乎一样将邀请奖励设置上限。

  针对疯狂注册账号,可以适当减少注册奖励降低羊毛党薅羊毛压力,不过这个措施也是一把双刃剑,减少羊毛党的同时也降低了项目本身一定程度的吸引力,需要权衡一二。

  总结

  虽然对项目方来说,羊毛党很大程度上等于蛀虫等于吸血鬼,不过在人类主观能动性的作用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想彻底解决掉羊毛党问题也是不可能的,降低羊毛党的副作用是每一个币圈项目乃至互联网项目需要考虑的。

标签: #币团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