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装上阵的百世集团能否翻身?

Connor 22 0

在剥离了国内快递业务、年报公布盈利的三个月后,百世集团近日发布2022年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持续经营的净亏损3.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净亏损1.9亿元,亏损幅度再次扩大。对于亏损的原因,财报表示是资本业务线的清盘和货运业务的单位成本增加,主要是由于燃料成本较高。

就在年初,百世收到纽交所发来的信函,通知本公司不符合纽交所继续上市标准中适用的价格标准。原因是截至1月4日,百世集团美国存托股票ADS的平均收盘价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不足1美元。在实施并股后,百世集团股价有所攀升,6月9日,百世集团宣布其收到了来自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通知函,告知该公司已重新符合纽约证券交易所持续上市标准。截止到北京时间6月21日,百世集团开盘前股价1.21美元,总市值9506万美元(6.36亿元)。

瘦身虽然稳住了公司的基本盘,不至于从纳斯达克退市,但百世集团依旧危机重重,陈韶宁的挣扎或将持续。有独立分析师告诉钛媒体APP,随着二季度上海、北京等地疫情的严重影响,货运领域的百世集团的业绩也未必尽如人意。

瘦身下继续亏损

转让百世快递业务后,百世集团实现盈利的时间并不久。最新财报数据显示,百世集团2022年一季度营收1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27.84亿元,同比下降35.2%。

根据财报显示,百世集团主营业务包括百世快运、百世供应链和百世国际。一季度只有百世国际业务营收同比上涨7.3%,其他业务营收均同比下降。尤其是优货业务,营收同比下降97.8%,下滑最为严重。从上个季度开始,百世集团的优货业务就进入了清盘阶段。此外,今年第一季度货运服务收入为10.9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为20.4亿元,货运服务收入(不包括传统 UCargo 业务)同比下降 8.6%,原因是“货运量下降 13.5%。”在疫情影响下运输车队、枢纽和分拣中心受到限制,但同时每吨平均售价同比上升4.5%,部分被相互抵消。与此同时,电商件业务占比逐渐攀升,占货运总量的22.2%,同比增长了5.6%。

另外,百世集团的百世供应链业务营收4.09亿元,与去年同期的4.477亿元相比下降8.6%,占总营收比重的22.7%。主要原因是某些低利润的遗留账户停用。这一季度,百世供应链加盟云仓订单总数达到5406万单。同时,这一季度云仓网络的业务拓展到汽配、医药等行业。

展开全文

百世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韶宁对供应链业务的发展表示:“疫情考验下,市场对智慧供应链服务的需求旺盛。百世将发挥信息技术优势,深化跨业务协同,利用充裕的现金储备提升网络能力与服务质量,并通过广泛的客户基础扩大市场份额,创造利润。”

与去年不同,百世在现金流和负债率上随着“瘦身”的结束逐渐好转,但疫情的持续又影响了基本盘。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用于持续经营活动的现金净额为人民币8.911亿元,而2020年持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为人民币7050万元。减少的主要原因是2020年因疫情延长支付期限, 2021年逐渐正常化,持续经营净亏损增加人民币2.354 亿元,主要是由于竞争激烈的市场动态和定价滞后。

2020年持续经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为人民币7050万元,而2019年持续经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为人民币2070万元。这一增长主要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支付期限延长所致。

在收入成本方面,除去传统的优货业务,百世集团的货运收入成本达到11.45亿元,占货运收入的占比达到106.6%,同期相比上升了6.6个百分点;而其国际业务收入成本同样不低,2022年第一季度达到2.85亿元,占其营收的比重高达106.3%,同比上升0.4%。这主要由于疫情期间燃料费和额外费用增加。部分被其货运量的增加抵消了。

另外,百世集团的供应链业务收入成本为3.91亿元,占供应链营收比重为95.7%,同比上升1.1个百分点。这主要是由于疫情期间对某些仓库的限制。

今年3月4日,百世快运召开2022全国网络大会,重申快运业务高质量发展路径,“质量”正是百世快运2022战略关键词。

彼时,周韶宁在会上表示:“百世快运已经发展到新的阶段,要落实高质量发展的战略,加强网络覆盖,优化产品结构,加大精细化管理,全面推进数字化经营,助力降本增效,以质量和运营为基础,加速快运业务的发展,提高产品和服务的综合能力。”

周韶宁的挣扎

百世集团成立于2007年,2008年的一次饭局,让周韶宁拥有了阿里的青睐,成功让阿里巴巴向当时的百世投资了1500万美元,进而获得了阿里系的支持。其在十年飞速发展的期间,现金流充足的百世集团一直在疯狂收购,收购汇通、全际通和360 hitao,并成立了快递公司(后改名为百世快递) 。而其几乎唯一的商流订单都是来自阿里的电商帝国。2017年9月20日,百世集团正式登陆美国纽交所上市。

价格战和租赁费用的年年走高,使得百世集团的负债率逐渐攀升。

百世快递在价格战中亦采取降低单票价格的方式来换取市占率,但效果并不明显。截至2020年四季度末,百世快递单量提升了6%,但市占率仅为9.5%,不及同年二季度10.7%的市占率。

2020年,百世快递全年收入约194.2亿元,同比下滑11%

“价格战”背景下,各大快递企业的单量均有所增长,中通快递(ZTO.NYSE)完成业务170亿件,同比增长40.3%;圆通速递(600233.SH)完成126.48亿件,同比增长38.76%;韵达股份(002120.SZ)完成141.82亿件,同比增长41.52%;申通快递(002468.SZ)完成88.18亿件,同比增长19.60%;顺丰控股(002352.SZ)为81.37亿件,同比增长68.09%。而百世快递业务量为85.4亿件,增速12.7%,低于“三通一达”。

这也是源于百世快递的“轻资产模式”。虽然物流公司为了节省成本纷纷使用加盟制,但是百世集团的加盟制的管理却一直为人诟病。百世快递的轻资产模式决定了仓库和运输工具只能靠租赁,而这些外包服务的良莠不齐导致了物流环节的差错不断,又因为大部分加盟点员工与百世集团无直接劳务关系,才会出现如此恶劣的口碑。

除了速度慢,百世快递的“暴力分拣”也是恶名昭著。这让百世快递失去了市场。2021年1月,顺丰控股、韵达、圆通、申通、百世和极兔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0.64%、16.33%、14.94%、9.93%、10.2%、8%。记者采访了曾经的百世快递站点,其表示,在百世出售快递业务给极兔之前,其单量就已经有明显的下坡。“现在极兔的单子一个月大概是300多单,之前百世在的时候,也只有100多单。”

财报显示,自2014年起百世集团的营业收入逐年走高,净利润却长期为负。财报显示,2014年起总亏损超过70亿元,而净亏损保持着逐年扩大的趋势,直至极兔收购前夕的2021上半年,亏损依然持续扩大到10.74亿元。根据百世集团年报,2016年其总负债为39.6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59.62%;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这一数据已攀升至175.44亿元,资产负债率达98.57%。在出售了百世快递之后,百世集团的负债率也在逐年下降。2021年四季度为91.27亿元,2021年10月出售快递业务后,2021年百世集团的资产总额为113.109亿元,负债率降至80.40%。

与负债率同样改善的,还有百世集团的现金流数值。截至2021年12月31日,百世集团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也由2020年的11.808亿元上升至35.657亿元,同比增加了201.97%。

有互联网分析师向钛媒体APP表示,周韶宁的战略收缩的确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百世集团的困境,国外战略能帮助百世集团扩大市场份额,通过百世在中国市场积淀的供应链、技术和服务能力可以快速“复制”出海,实现大件寄递、跨境物流、海外仓配、东南亚本土快递等服务,为越来越多的中国品牌提供开拓东南亚市场的国际化综合供应链服务。而菜鸟也与百世集团合作,计划打造中国至泰国、越南、柬埔寨的全链路跨境直送服务。此前,双方合作开通了中国至马来西亚、新加坡的跨境物流服务线路。“但是受到二季度疫情影响,亏损的情况可能会持续扩大。”

“且对于如今的百世而言,在转让快递后,业务基本为To B业务,而B端客户看重的则是成本和服务质量。显然,只有拥有较高的服务质量和口碑,为客户带来性价比较高而非低价格的服务,才能赢得B端市场。百世集团的口碑因为此前的快递业务备受诟病,需要时间修复。”上述人士表示。(本文首发于钛媒体APP,作者|刘中凝)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标签: #币团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